酷游ku112

首页 >戏曲漫谈>名家评论

在自强、自立中坚守
时间: 2012-09-27          点击量: 4095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  吴海肖

     酷游ku112创演的秦腔《西京故事》,自上演以来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20117月全国现代戏展演期间,我在北京有幸观看了这部作品。《西京故事》着重表现了小人物身上的一种生命精神和生活信仰,倡导着一种看似平常却被遗忘的恒常价值。当自强自立不再是可贵本质的时候,当拜金主义成为社会普遍取向的时候,我们的社会根基就会动摇。也正因为如此,罗天福自立自强、不屈不挠的坚强意志就成了我们民族的脊梁。如果是为了表现小人物身上的可贵精神,倡导一种自强自立的精神,恐怕还不足以理解《西京故事》这出戏,也会辜负这出戏。

     尽管舞台上出现的形形色色的人物,除了罗天福父子这一对主要矛盾构成者之外,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却是隐藏在背后的人和事物。虽然罗甲秀是本剧中令人尊敬和学习的榜样,却不是戏剧所要着力表现的方面,与东方雨、老紫薇树、主题曲相比,其他的都是一些绿叶。

    曹治中扮演的东方雨老先生,是一位朴实善良具有圣贤之风的老人。作为《西京故事》的灵魂人物,同唱主题曲的“秦腔黑头”、古老的城墙、千年古槐一样,具有深刻的象征意义。不过,东方雨在剧作中几乎没有一句唱词,只有在第五场才有了劝导罗甲成的那一大段念白,这样的角色在剧中很容易被淹没。可是,东方雨依据他的行动,使自己成为剧中的灵魂。东方雨始终作为一个智者观察大杂院里所发生的一切,时而拉着秦腔板胡,时而拄着拐杖看似游走在古城边、唐槐下,有时似乎还在思考着什么。既是演员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观众,无形中还把观众带入另外一个误区:罗天福保护老紫薇树,是否跟东方雨一样,是为了保护历史古树。最后,东方雨交给罗甲成的一份账单,详细记录了罗天福三年中的辛酸,是峰回路转的一笔,正是这一笔把罗甲成从忤逆的道路上拉回来。

    老紫薇树是《西京故事》中出现最为频繁的一组意象。从罗甲成的口中我们知道:“这种树耐寒耐旱,全身都是药。俗名‘百日红’,也叫‘痒痒树’,你无论在它身上哪里一挠,浑身都动弹。”可见,就老紫薇树本身来说,生命力是极其顽强的,而且对待恶劣的环境也是采取一种乐观的态度。从罗天福的口中可以知道,大炼钢铁的时候罗甲成的爷爷为了保护老紫薇树,被活活吊死在树上,“他为啥要去护树,是这两棵树保过他父亲一家的命哪,那年发山洪,半个村子都滑走了,罗家就是因为有这两棵树,才固住了老房庄子,这两棵树与老罗家有恩情哪!罗家世世代代都要烧香供着敬着。 本缰薪淮,这两棵老紫薇树价值连城是因为它们历史悠久,可对于罗天福来说,不肯卖掉老紫薇树是因为报恩。对罗天福来说,这两棵老紫薇树的历史价值并不是最重要的,知恩图报才是他不肯卖树的最终原因。因此,卖与不卖老紫薇树就具有了特殊的含义:是见利忘义的卖掉紫薇树,以便换取个人追逐物欲的目的呢?还是依靠自己的双手换来永恒的快乐?故事情节围绕着这样一种矛盾展开。 当罗天福举家搬迁到西京城的时候,当一家人为了一年两三万元的学费一筹莫展的时候,罗甲成就提议卖掉紫薇树,这样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可是罗天福坚信凭着自己的手艺可以度过难关,就采用规劝的态度对待“卖树”这个问题。当罗天福父子在校园里看到罗甲秀在校园的生活窘境后,罗甲成再次提议卖掉紫薇树,这一次对罗甲成来说涉及到了“做人的尊严”。可是罗天福仍坚信凭着诚实劳动,就可以迎来胜利的一天。当罗甲成打伤了西门金锁,昂贵的医药费迫使罗天福的妻子也提出卖紫薇树,这时的罗天福仍然用性命来保护紫薇树。可是,当罗甲成意欲轻生的时候,罗家面临着家破人亡威胁的时候,罗天福的脊梁被压垮了,他认输了,同意卖掉紫薇树。罗天福的身躯被一点点压垮,传统的勤劳勇敢、自强自立的精神一点点被物欲挤压。幸好最后有东方雨老先生的出现,才使这个故事得到巨大的转折。尽管在罗天福的意识里,守候老紫薇树是一种朴素的感恩情节,并不是什么有意识的保护历史古树和环保意识。但是东方雨老人有意识的行为和罗天福无意识的自觉,构成了全剧的主题,那就是对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执着坚守,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获得幸福的生活,使这种精神品质能够代代相传。

     整个故事中还有那首令人震撼的“主题曲”,“我大,我爷,我老爷,我老老爷就是这一唱,慷慨激昂,还有点苍凉。不管日子过得顺当还是恓惶,这一股气力从来就没塌过腔。”这是《西京故事》里的主题曲,几乎在每个场次中都会出现,每次出现都会让人有不同的感觉,可以说达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地步。“从来没塌过腔”,不仅是对老一辈陕西人民坚强意志的赞扬,也成为本剧最大的一个悬念,同“老紫薇树”一样成为牵动观众感情的丝带。一开。厍缓谕肪涂犊ぐ旱难莩苏庵А爸魈馇,在我看来这是对陕西人民坚强意志的赞美,是对一代一代生活在艰苦环境中的陕西人民不屈不挠精神的歌颂。可是,到了这一场次的末尾,黑头的演唱就带有了豪迈苍健的感觉,沉重的经济负担,微弱的生存能力,给罗家的生活带来了深刻的变化。以后,主题曲的每一次响起都预示着剧情的急转直下,或昂扬的坚信苦尽甘来,或自强自立的沧桑旨远,或凄厉的呼号,或是前功尽弃的“塌了腔”,或是迷途知返的悲喜交集。直到最后,主题曲的想起,才是饱经风雨的感喟。“主题曲”一次次、一遍遍的响起,唱出了罗天福对命运的挣扎,唱出了普天下所有父母望子成龙的期望,同时也唱出了民族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主题曲”的伴唱从场后推到了幕前,直接参与剧作的演出,但是并不参与故事情节。对于整部剧作来说,除去“主题曲”并不影响剧情的发展,但却影响整个舞台气氛的营造。

    提倡一种自立自强的奋斗精神,只是剧作的一个显性主题。在这个主题背后,隐藏着一种更深刻的社会思考。剧末的大团圆固然是编剧或导演的一种美好愿望,是对各种各样有类似经历的人的一种怜悯。在现实生活中,剧中大团圆的结局哪怕是百分之一也是好的。但《西京故事》也必须是大团圆的结局,这是人类追求真善美的最高理想。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的“紫薇树”,也同样都有自己难念的一本经。当我们在生活的道路上遇到挫折后,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是选择勇往直前,还是得过且过;是坚守自己心中的“紫薇树”,还是随波逐流。当人生面临考验的时候,是坚守?还是逐流?这才是《西京故事》告诉我们的。因此,《西京故事》就具有了划时代的意义。


                            

Copyright 2016 陕西戏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05000929号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手机版

酷游ku112(游戏)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