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游ku112

首页 >戏曲漫谈>名家评论

一曲,二树,三代人——评秦腔《西京故事》
时间: 2012-09-27          点击量: 4019

2010MFA 

     观罢整出戏,可以说我被震撼了。沉浸在舞台上那支贯穿始终的秦腔民谣中:“我大,我爷,我老爷,我老老爷就是这一唱,慷慨激昂,还有点苍凉。不管日子过得顺当还是恓惶,这一股气力从来就没塌过腔”,久久不能自拔。既为罗天福一家两代人进西京城打工、求学的心路历程和奋斗历程所感动,又为戏剧所展现的深刻的社会问题所触动,更为戏剧所彰显的民族精神所震撼。

    一曲秦腔魂

    秦腔,是西部人民用戏曲艺术审美把握世界的重要形式。它与其它戏曲艺术一样以虚代实,营造意象,注重程式化。话剧导演查明哲受邀担纲此戏导演,自觉重视高扬秦腔的审美优势,凸显秦腔的戏味。不论是台上那株千年唐槐和未在台上显现的乡下罗家老宅里的两株紫薇,还是总在演奏人生旋律并于关键时刻发出人生哲理的东方雨老人,抑或是那支贯穿全剧的气血充盈、裂帛向天的秦腔民谣,都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精神意象。不论是农民工群体的场面调度,还是春旺嫂等的舞蹈设计,抑或是整个舞台美术,都既保留了秦腔的戏曲特色,又吸收消融了其它姊妹艺术的有用的东西。这也与某些话剧、舞剧、电影导演把戏曲“导”变了“味”,大相径庭,具有宝贵的启示意义。

    秦腔是中华戏曲艺术中的一朵瑰丽的奇葩,是最能传达西北地区人民喜怒哀乐的一个艺术剧种,凝聚着西北人特有的气质禀赋和文化积淀。《西京故事》借鉴融合了话剧、歌剧等艺术的表现形式,在音乐唱腔、表演艺术、舞台设计、人物塑造、戏剧冲突方面贴近老百姓的心理和习惯,对秦腔这一古老的戏曲艺术进行了大胆而有益的探索。戏中反复咏叹的唱腔老调既渲染了戏剧气氛,又凸显了戏剧主题,甚至借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法衔接场景转换、推进戏剧冲突,既推动了戏剧情节的发展,又烘托了苍凉、沉郁的情感氛围。主演梅花奖得主李东桥等艺术家们用心和生命来表现人物的思想和命运,达到了震撼人心、荡人心魄的艺术效果。

   《西京故事》采自生活,寻常得很。当过乡村教师、做过村长的老农民罗天福因一双儿女先后考上重点大学,携妻举家进城,靠家传手艺“千层饼”供养儿女读大学。结果女儿罗甲秀传承父志,一边勤奋攻读,一边既搞环保又拾废品以勤工俭学;儿子罗甲成却在浮华虚荣前背弃父志,指责姐姐拾废品丢了自己的脸,失恋后弃学出走甚至想自杀轻生。房东西门锁一家居高临下,利欲熏心。《西京故事》聚焦于各色人等的精神世界,展示他们各自的灵魂嬗变,表现他们不同的人格追求,对观众产生巨大的吸引力和感染力。

二种古树情

    全剧中两种古树贯穿始终,无论是长在西京并在台上出现的唐槐,还是被罗家不时提起却没有出场的紫薇,它们渗透进了故事中所有人的人性,也旁观着世事的变迁。它们历经百年、千年,沉默无语,却看得比谁都透彻,一如守护他的老人,心似明镜,用一个眼神就能洞穿人心。它们也代表了一种气节,一种定力。      

    人的生活可以贫穷,但人的气节不可以丢,人的骨气不可以无。为了护树,他们身上所展现的这种刚健品格正是我们中华民族不畏艰难险阻的民族性格的逼真写照!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戏中的“埋”设置得很好。记得戏中有一个细节,房东丢失了一双名贵拖鞋,误以为罗天福捡去,这件事却成了他几年来心头重负,在离开西京城前他买了一双昂贵的进口拖鞋以了心债。当我们已经忽略不计这个事情的时候,罗天福临走时拿出的那双拖鞋,就像一根藏在绵里的针,触痛了我们的心。

三代人家运

    这是一部充满“人”味的话剧,也是一部很有“气”的话剧。第一接地气,是指它真真切切地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观众。故事从改革开放的现实生活中来,从西京大杂院中居住着的一群农民工底层群众中来,既散发着浓郁的地气又饱含着艺术的芬芳,绝不似那些不食人间烟火、脱离民生民情、一味“营造视听奇观”的大制作。第二接人气,是指它血肉丰满地精心塑造出具有典型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的农民工罗天福、农民工子女罗甲成、罗甲秀和房主西门锁一家等人物形象,说人话,诉真情,谱写出城乡一体化历史进程中两代人的精神碰撞和心灵轨迹,既充溢着活生生的人气又迸发出反思的意味,绝不像那些耍贫嘴、编三角恋、一味制造生理感官刺激的游戏之作。第三接天气,是指它赋予人物形象以鲜明的美学理想和审美褒贬,讴歌罗天福、罗甲秀在农村文明与城市文明的交融互补中与时俱进的精神之美,鞭挞了西门锁一家及罗甲成在物欲横流前的道德滑坡的灵魂之丑,从而引领观众于艺术鉴赏中获得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深刻的思想

资源。

    其实,罗甲秀的经历,在许多高校都发生过,许多媒体也多有报道。也正因为发生在现实之中,就好像这样人和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为了求学,她甚至偷吃过别的同学剩余的食物,这样的生活场景,怎能不让人为之动容?又怎能不让人感动落泪呢?!所有支撑她的就是人生当自强的信念,就是通过自己的诚实劳动去奋斗的人生观,她并不以此为辱,也从不抱怨命运的不公,而是昂着头勇敢地面对,这是对生命和价值再好不过的诠释。而弟弟甲成则是另一种人生观和价值观,他考上了重点大学,觉得父母卖饼为生、姐姐捡拾垃圾让他丢人,让人看不起,他的虚荣自卑心理扭曲了他年轻的心灵,一度出走家庭、学校,甚至绝望轻生。这两种不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刻画出两种不同的人生轨迹。戏的结尾,罗甲秀大学毕业后自主择业,把家乡的千层饼开发成地方特色食品办起了公司,罗甲成也经过教育思想发生了转变,考上了硕博连读。西门锁一家经过一系列事件,尤其是着火事件,对罗天福一家、农民工兄弟们的感情和认识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应该说,这些内容紧扣时代脉搏,弘扬时代主旋律,充分体现了积极向上、昂扬奋发的时代精神。

    总体来说,《西京故事》是一部很值得玩味的力作,也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好作品。

Copyright 2016 陕西戏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05000929号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手机版

酷游ku112(游戏)有限公司